« 中國金融風險有多大:處於高位 債務水準總體偏高 | トップページ | 支付江湖三棱鏡:註銷潮、高價買牌與轉型 »

2017年5月26日 (金)

勿以善小而不為

1926年年初,張作霖耗資500萬銀元,從法國人手中購入了春茗場地6輛坦克。當時的中國軍隊使用的都是落後的步槍,跟坦克根本無法抗衡。有了威風凜凜的坦克,張作霖得意不已,意在劍指全國。
1926年8月,張作霖揮師南下,直逼北平。駐守北平的,是馮玉祥的國民軍。雙方軍隊在居庸關一帶拉開了陣勢,戰爭一觸即發。
8月4日,馮玉祥乘車從北平趕往前線指揮部南口鎮視察。然而,剛到南口鎮東街頭,兩個衣衫襤褸的黑瘦中年漢子,一下子攔住了馮玉祥的汽車。
只見那兩個中年漢子“撲通”一聲就跪下了,哽咽地嚷著:“長官啊,行行好吧!我女兒就快病死了,給兩塊大洋救命啊!”原來,這是一對兄弟,姓陳,是當地有名的獵戶。陳老大終身未娶,陳老二的老婆去年生病去世了,留下一個女孩,15歲,兄弟倆當命根子一樣寵美白淡斑著,現在卻身患重病無錢醫治。
在路旁一座低矮黑暗的民房內,馮玉祥見到了陳老二的女兒,正因高燒昏迷不醒。
馮玉祥輕輕放下5塊銀元:“快給孩子找醫生吧,不能再耽擱了。”
陳家兄弟又“撲通”一聲跪了下來:“長官啊,您留個姓癌症末期護理名吧,來生我們做牛做馬也要報答您!”
衛兵拉起了陳家兄弟,說:“這位就是馮玉祥大帥。”
8月7日,戰鬥打響了。張作霖坦克的威力一下子就顯露了出來,登山渡水,如履平地,而且槍炮不懼。儘管馮玉祥做了周密部署,國民軍依然節節敗退,損失慘重。短短三天,國民軍就戰死四千多人,丟失了建平、赤峰等廣大地區。8月11日,張作霖發起了總攻,他要一舉拿下居庸關。
張作霖指揮6輛坦克,排成一個方陣,發起了衝鋒。馮玉祥的國民軍憑藉山勢險要,苦苦支撐,死戰不退。
臨近中午,一輛坦克沖到了國民軍的陣地前,坦克上的機槍肆虐地噴吐著火舌。國民軍的士兵一個接一個地倒下了。眼看陣地就要丟失,正在這危急時刻,山石後面突然跳出來一個人,只見他敏捷地躍下山石,幾步躍到坦克側翼。那是坦克火力的盲點。那人舉起獵槍,“砰”的一聲,獵槍中的散彈四散濺出,有不少散彈打進了坦克的瞭望孔。那輛坦克搖頭擺尾地亂竄了幾步,就窩在那裏不動了。來人正是陳老大。
見這情景,馮玉祥的國民軍爆發出一陣歡呼。陳老二也從山石後面跳了出來,只見他手中抱著五六管獵槍,一邊把獵槍分發給士兵,一邊說:“我們觀察了好久,這坦克的隙望孔小,只有獵槍的散彈可以對付。”
接下來,戰事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。張作霖的坦克因為沖得太快,把掩護坦克的士兵遠遠拋在身後。坦克只要一沖上來,陳老大、陳老二就趁機躥到坦克的火力盲點上,用獵槍朝著瞭望孔向坦克內部射擊。不大一會兒,張作霖的6輛坦克就報銷了4輛,餘下兩輛一見情況不妙,掉頭就跑。
戰後,馮玉祥要嘉獎陳氏兄弟,陳家兄弟拒絕了:“大帥,您是我陳家的大恩人啊。我們兄弟就是拼了這兩條老命,也值!哪能要獎賞?”
馮玉祥感慨不已,他沒想到,自己一時的善舉,竟然挽救了整個軍隊。“豈唯天意,亦在人力!”馮玉祥用八個字對這件事進行了總結。
這就是號稱“陸戰之王”的坦克在中國大地上的第一次亮相。張作霖耗資500萬銀元的大家夥,居然就這樣灰頭土臉地敗在了5塊銀元之下。
編輯手記
善心,是一種自然的情感流露,無須我們刻意為之。
5塊與500萬,這100萬倍的距離,一顆善心便可以安全抵達。這不是神話,而是實話。張作霖一擲千金,打造了排山倒海、摧枯拉朽的氣勢,力求一舉拿下居庸關。然而這令人膽戰心驚的氣勢,馮玉祥僅靠仁義二字,即逆轉頹勢。戰場上,武器是制勝的要素,不是決勝的關鍵,關鍵在人心。
——勿以善小而不為。

« 中國金融風險有多大:處於高位 債務水準總體偏高 | トップページ | 支付江湖三棱鏡:註銷潮、高價買牌與轉型 »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を書く

(ウェブ上には掲載しません)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:
http://app.f.cocolog-nifty.com/t/trackback/2087675/70676587
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一覧です: 勿以善小而不為:

« 中國金融風險有多大:處於高位 債務水準總體偏高 | トップページ | 支付江湖三棱鏡:註銷潮、高價買牌與轉型 »